您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信息 > 案例解析 > 详细信息

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案

2011-03-10 来源: 点击数:8116

    一直被称为“强硬派”的刘志军可能再也强硬不起来了。

    目前中纪委方面已初步核实刘志军与丁羽心 (原名丁书苗)等通过暗箱操作铁路建设项目,使内定企业中标。丁羽心等人向中标企业收取项目标的额2.5%-4%的中介费,共计8.22亿元。

    此外,调查还发现,刘志军曾指使丁羽心花费数千万元企图为铁道部原党组成员、政治部主任何洪达减轻罪责,何洪达2009年因为受贿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

    刘志军、丁羽心以及何洪达,他们编织的是怎样的一张利益关系网?

中介费”8.22亿

    事实上,刘志军案的被调查始于国家审计署的审计结果。

    据介绍,两年多以来,监察部先后三次收到审计署审计移送处理书,反映的都是相关民营企业通过铁路建设项目招投标收取巨额中介费等问题。

这个相关民营企业就是博宥集团。

丁羽心则是博宥集团的董事长。

    审计署方面认定,丁羽心等人未提供任何服务,通过幕后操纵,干预招标结果,违反了《招标投标法》有关规定,行为违法,其获取的利益,均属非法利益。

    本报经多方证实,刘志军利用职权接受丁羽心请托,内定多家企业中标8个铁路建设项目。丁羽心等人向中标企业收取项目标的额2.5%-4%的中介费,共计8.22亿元人民币。丁羽心个人从中获利4.22亿元。

    接近铁道部的人士表示,自2007年年底以来,刘志军就伙同丁羽心等民营企业主,帮助其中标铁路建设项目,获取非法利益,给国有资产造成巨额损失。

    该人士直言,高速铁路上的很多材料都是由丁羽心的博宥集团提供的,价格要比市场高出许多,在2-3倍左右。比如,高速铁路两边的屏障、环岛音屏,实际国内其他企业也能生产,但刘志军为了捞钱,就要指定用料。

    事实上,表面看来,高铁的招标无论从标准、程序都严谨于其他工程的招标,且铁道部的纪委会对招标过程进行全程监控,但依然漏洞百出。其中,“内定”几乎是一个不可避免的现象。

    铁道部人士坦言,现在的铁路项目基本都为内定,且都从招投标中做手脚。例如去年一家铁路建筑集团曾出现建设事故,按照铁路系统规定的招标资格,至少三个月内不允许其竞标,结果一些铁路项目专门等该集团过了这个限制期限,铁道部才开始进行招标。

    知情人士透露,铁道部建设司专门有个招标管理中心,就是制定游戏规则的地方,比如修建京沪高铁,建设工程招标、材料招标,所有的一切要经过这个地方制定投标规则,“由于高铁需要赶进度建设,就算过程中有些小问题也是可以过关的”。

    除了招投标过程像一场秀,中标后的监管也像走过场。

    铁道部人士表示,地方铁路局没有独立资产权和经营权,除了客运以外的经营核算体系和车辆调配权,都归铁道部,人事管理、成本核算等,很大情况下也都是铁道部说了算。

牵涉8条铁路

    在刘志军的扶持下,丁羽心的博宥集团,通过收取铁路建设项目巨额中介费外,还进入了高铁轮对、声屏障、广告传媒等铁路系统相关产业,形成了一定垄断地位,获取了巨额利益,资产规模急剧膨胀。

    据审计署审计,2006年博宥集团成立时,注册资本为5000万元,2008年初,资产总额为4.74亿元,2010年9月,资产总额已达45亿元,其中26.5亿元来源不明。

    2010年12月21日公安机关以涉嫌非法经营犯罪,对民营企业博宥集团董事长丁羽心及其女儿侯军霞立案调查。

    接近中纪委人士透露,据丁羽心交代,1997年经时任北京铁路局临汾分局副局长罗金保介绍,与时任铁道部副部长的刘志军相识,并通过运作车皮计划等逐步拉近了与刘志军的关系。

    一名熟悉丁的山西沁水人士透露,罗金保系山西临县人,与丁羽心算得上是半个老乡。丁羽心每次运煤,罗金保都在身后为其“安排”。

    2005年6月石太高铁全线开工建设,罗金保担任石太铁路客运专线有限责任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在罗金保的授意和安排下,2006年9月丁羽心成立了山西金汉德环保设备有限公司,并迅速崛起为高铁声屏障技术的主要设计和设备供应商。

    工商资料显示,山西金汉德公司2006年总资产为400万元左右,负债为5.8万元,营业收入为0元,一年之后的2007年,该公司销售额为285万元。

    金汉德中标的京津铁路声屏障工程,被铁道部评为样板工程,之后仅一年的时间,该公司中标项目就达到11亿元。随后,很多高速铁路项目向他们抛出了“橄榄枝”。

    上述铁道部人士表示,金汉德引以为豪的“75万平方米铁路隔音墙生产线建设项目”,其实连环评都无法通过,还是在刘志军的授意和坚持下,勉强中标。

    但即便如此,武广高铁、郑西高铁、广深港高铁、石太高铁、大西铁路、京广铁路、京沪高铁等,还是在刘志军的授意和罗的安排下“意外”中标,其中武广高铁、郑西高铁、广深港高铁原本投资总额为5.3亿元,后来增加到6.1亿元,且由金汉德独揽标权。

    铁道部纪委一份内部文件显示,罗金保在担任石太铁路客运专线有限责任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兼北京铁路局副局长期间就多次扬言,以后工程的事听我的,而其下属就 “坚决服从、完全照办”,还亲自坐镇指挥,斡旋招投标,落实罗金保的意图。

    2006年2月,罗金保被调入铁道部运输指挥中心任副主任兼装备部主任,随后历任呼和浩特、北京和乌鲁木齐铁路局局长。

    2010年4月被再次调任为铁道部旗下三家上市公司之一的中铁集装箱公司任董事长、总经理和党委副书记,并兼任铁龙物流[17.76 -1.28%]董事长。不过,罗金保刚刚担任公司董事长不到半年即被免职,本报1月获悉其已被“双规”。

烂尾的“数字铁路”

     事实上,刘志军案的部分证据也指向了原铁道部党组成员、政治部主任兼部直属机关党委书记何洪达。接近铁道部的人士透露,何洪达与刘志军私交甚好,尤其是对何洪达提出的“数字铁路”,刘志军直言其有大局观。

    55岁的何洪达为辽宁昌图人,曾长期供职于哈尔滨铁路局。1999年起,时任哈尔滨铁路局局长的何洪达为推动北亚集团A股增发,推出了“数字铁路”发展规划。当时何的另一重身份为北亚集团董事长。

    北亚集团是由哈尔滨铁路局等12家企业发起,以定向募集方式联合其他28家国有大、中型企业设立的股份有限公司,1996年5月在上交所挂牌上市,被称为中国铁路第一股。

    根据增发方案,募集的资金将投入数字铁路客运系统项目、数字铁路货运系统项目和数字铁路技术研发中心项目。

    为推行这一计划,北亚集团与何洪达时任局长的哈尔滨铁路局、李树田时任局长的北京铁路局等达成合作协议,在相互区间内开行32组城际快车和高级旅游列车,预计总投资17.4亿余元。

    此后北亚集团和其合作伙伴展开积极运作,其中,李树田从北京铁路局拆借2000万元给北亚集团,后者将该借款包装成与北京铁路局合作的利润,用于增发股票审批。在获得何洪达、齐晓敏以及丁若鹏等不同环节的援手后,北亚集团向证监部门申请增发股票,并成功获准。

    2001年12月,北亚集团增发股票1.5亿股,顺利募得资金9亿元。但此后,这笔巨额资金去向不明,而“数字铁路货运系统项目”亦再无实质进展。

    上述人士表示,北亚所推行的“数字铁路”理念,颇得刘的赏识。刘多次私下表示要在全局推广。有人曾对北亚这一身份质疑,但遭到刘训斥。刘认为,高科技就不能与常规做法混为一谈。2003年7月何洪达出任铁道部党组成员、政治部主任兼部直属机关党委书记。

2007年,北亚集团爆出腐败窝案,涉案人员包括北亚集团原董事长刘贵亭、哈尔滨铁路局原副局长郝雪斌等,北京铁路局原局长李树田也因此案被捕。

知情人士透露,当年北亚一案,刘曾极为紧张,并多次过问此案,并指使丁羽心花费数千万元企图为何洪达减轻罪责。2009年11月24日,何洪达因受贿罪被判有期徒刑14年,没收个人财产30万元。

上一篇: 贱卖国有资产损失达30万元以上将被追诉
下一篇: 重庆检察官首次披露警界高官堕落轨迹

0

友情链接

  • 青海省产权交易市场    办公室电话:0971-6113361    邮编:810000    传真:0971-6113361
  • 地址:西宁市城西区五四西路67号A座15楼(海湖新区交通银行)     E-Mail:qhcqjy@vip.163.com
  • 备案号:青ICP备09000023号